當前位置 > 詩詞鑒賞

蔣捷《女冠子·元夕》賞析

2019-8-28 14:22:00 手機版

  女冠子·元夕

  蔣捷

  蕙花香也。雪晴池館如畫。春風飛到,寶釵樓上,一片笙簫,琉璃光射。而今燈漫掛。不是暗塵明月,那時元夜。況年來,心懶意怯,羞與蛾兒爭耍。

  江城人悄初更打。問繁華誰解,再向天公借。剔殘紅。但夢里隱隱,鈿車羅帕。吳箋銀粉砑。待把舊家風景,寫成閑話。笑綠鬟鄰女,倚窗猶唱,夕陽西下。

  蔣捷的這首《女冠子·元夕》作于宋亡之后,既是對元夕的真實記錄,也寄寓了他對故國的深切緬懷之情。蔣捷詞作語言的最大特點是流暢自然、靈動洗練。《女冠子·元夕》以用語取勝,其高妙處體現在以今昔對比的方式融情景于一體,達到渾然天成的境界。

  詞的上闋起筆就表現出詞人記憶中的元夕,美好而令人神往。“蕙花香也。雪晴池館如畫”,街市上樓館林立,眾人歡歌笑語,到處是一派繁華景象。美好的回憶固然容易令人沉浸其中,但這不過是“那年風景”,當年的繁華與熱鬧如今已不復存在:“而今燈漫掛。不是暗塵明月,那時元夜。”冰冷的現實即刻將詞人從記憶轉入現實,昔日壯觀的燈市又哪里去了呢?此刻的詞人也是“心懶意怯,羞與蛾兒爭耍”。從當年車水馬龍、普天同慶的節日氛圍中,瞬間轉入眼前蕭條冷清的元夕場景。由景及情,詞人對元夕的感受也隨之改變:由當年每逢元夕佳節的興致盎然變成如今的索然無味。盛世太平已經遠去,國運不濟,小家難全,面對破敗慘景,哪里還有心情來度過這原本應該美好的元夕呢?

  下闋在寫作手法上與上闋相同,依舊是通過白描的手法將歷史與現實進行對比,但著重于眼前之景。“江城人悄初更打。問繁華誰解,再向天公借。剔殘紅。但夢里隱隱,鈿車羅帕。”一句反問,一段夢境,道出了詞人內心無可奈何的悲恨酸楚。“吳箋銀粉砑。待把舊家風景,寫成閑話。”詞人對“舊家風景”如數家珍,可見其故國之思何其深切。結句“笑綠鬟鄰女,倚窗猶唱,夕陽西下”當中所包含的感情,也給讀者留下了思考的余地,詞人這一笑,包含了多少復雜的情感,是對鄰女會唱舊時風景之曲的贊許,還是對鄰女年紀尚小,全然未覺時勢變易而發出的一絲不含嘲諷的苦笑呢?

  整首詞自然靈動,詞意無一呆板凝滯。工筆白描刻畫,勾勒夢境,追憶繁華,以今昔對比的方式緬懷昔日之景。雖不乏言辭上的雕琢,但仍不失自然本色。

 

CopyRight @2019 www.odlqxu.icu 課后學習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张克永3d彩票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