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詩詞鑒賞

陸游《題醉中所作草書卷后》鑒賞

2019-6-20 17:14:00 手機版

  胸中磊落藏五兵,欲試無路空崢嶸。

  酒為旗鼓筆刀槊,勢從天落銀河傾。

  端溪石池濃作墨,燭光相射飛縱橫。

  須臾收卷復把酒,如見萬里煙塵清。

  丈夫身在要有立,逆虜運盡行當平。

  何時夜出五原塞,不聞人語聞鞭聲。

  【參考譯文】

  我的胸中藏有數不盡的用兵韜略,但卻因找不到報國的門路而白白浪費了這些驚人的才華。

  我只好在醉中草書,以酒為旗鼓,以筆為長矛來當作武器,筆勢急驟,像是銀河從天而瀉一般。

  在端硯中研好了濃濃的墨,燭光映射著我縱情揮筆潑墨。

  轉眼間,我收起書卷,又開始飲酒,如同看見了山河萬里清平的氣象。

  大丈夫要敢作敢為,敵軍的氣數已經差不多消失殆盡了。

  什么時候能看到宋軍像當年的漢軍一樣出征北伐,不再只聽到紙上談兵的喧嘩,而是馬鞭奮揚的聲音?

  【賞析】

  在這首詩中,詩人以貼切生動的比喻,奇特豐富的想象,新穎別致的構思,把萬里胡塵的戰斗場面與純熟精湛的草書藝術高度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全詩的風格極為雄健縱肆。詩的前八句寫詩人醉中作草,宛如臨陣殺敵,在蓄勢、疾書、書成的整個過程中,其躊躇滿志的神情清晰可見。詩的后四句寫書后的感想,運用典故,將渴望戰斗的激情化為不平之鳴,高亢激越,震撼人心。詩人將滿腔壯志和豪放的英雄氣概運之于書中,最后生發出報國殺敵的壯志和渴盼,表現了其高昂的愛國熱情。

 

CopyRight @2019 www.odlqxu.icu 課后學習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张克永3d彩票投注技巧